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投诉建议

【深挖】从王健林的铁腕反腐看民营企业反腐的辛酸历程!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8月1日上午,在建国门的万达总部,两名万达高管被朝阳警方带走。

  据悉,多位万达员工目睹了二人被带进警车过程。不止一位万达员工证实了此事。涉案的金姓、尹姓高管分别担任万达集团中区营销总经理、副总经理职务。据学习君了解,他们被带走的原因是涉嫌利用职务便利谋取私利。

  行伍出生的中国首富王健林笃信军事化管理可以确保他的商业帝国稳如泰山,但现在,他或许发现,严厉的纪律并不能杜绝“蛀虫”在帝国的角落—甚至中枢—接连出现。

  “我个人最痛恨吃里扒外,反腐败是万达常抓不懈的工作。”尽管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直管万达的审计部门,并且在诸多场合都表达了“无法容忍腐败”的态度,但万达的部分员工还是应了他的话:“再高的薪水,再怎么严抓严管,总有人扛不住诱惑,见利忘义。”

  据称,此次案件或与安徽的项目有关,项目公司以销售去化有困难为由串通集团高管放宽审批权,将房子以极低的折扣卖给了外部供应商,从中赚取差价。

  此次共牵涉区域公司、集团公司20余人,集团高管个人非法所得金额高达千万。其中还涉及到一位在万达任职17年的老臣——万达集团总裁助理高斌,目前此人已出逃美国。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万达员工透露,今年4月,万达审计部接到投诉后,在内部开展了近三个月的调查,“万达审计部的很多反腐案例都源于举报”。

  “一个地产项目的销售总监存在利用职务之便以权谋私的可能性很大。”一名不愿具名的房地产业内人士透露,这被地产圈的从业者视为“无足挂齿,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看似正常的事,王健林却高度重视,要求从严处理。有消息称,目前万达集团已将主要涉案嫌犯交由司法部门,其余基层违规员工被开除,并重新修订了营销管理制度,禁止项目包销,严控电商。

  万达2015年就曾发布过一份名为“许振营等移交司法、唐剑峰等解除劳动关系的审计通报”的万达集团内部文件(下称“审计通报”)。这份发布于7月10日,编号为“大万股【2015】19号”的文件,措辞严厉地通报了集团内部18起贪腐事件,详细描述了17名万达集团内部员工和1位万达合作方员工的贪腐行为,并公布了对这些人员的处理方法。

  这份长达2500多字的审计通报,落款为“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由万达集团审计中心经办,抄送至集团董事长、总裁,各系统总裁、执行总裁、副总裁。

  文件显示,万达集团本次内部反腐共处理了18人,17人为万达内部员工,1人为万达总包单位的工作人员,涉及人员均为万达集团总部和地方公司的高管,其中总经理级别共计4人:商管总部综合管理中心大客户部总经理唐剑锋、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管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吴全宏、商管总部中区运营中心商业物业部总经理冯劲舸、牡丹江项目公司总经理荣从桥。其他人员均担任副总经理、项目总经理、主任工程师等高管职位。

  牵涉到的部门包含了万达百货总部、商管系统、牡丹江项目公司、西安项目公司,前三者所涉及的人员最多。

  万达百货总部涉及6人,为各部门之最。其中百货总部综合管理中心工程物管部成为重灾区,物管部总经理高毅、经理范学立(2014年4月离职)、及三位经理、副总经理均涉事,他们被指“多次组织、操纵工程类集采招标”,从中“以权谋私”,部分高管“金额巨大、性质恶劣”。

  万达现商管系统涉及5人,原商管系统涉及1人,也呈现“窝案”状态。其中级别最高的是商管总部综合管理中心大客户部总经理唐剑锋、副总经理陈凌峰、商管总部中区营运中心商业物业部总经理冯劲舸,他们被指“多次接受地方公司超规格接待,包括去夜总会进行不正当消费”和收受贿赂。

  其次,上海松江商管总经理史中被指“违反规定”、“向业主商户乱收费”、并“截留公司收入形成小金库,并多次使用小金库资金超规格接待上级领导,包括去夜总会进行不正当消费”。

  万达福建分公司成为商管系统窝案的发源地。审计通报显示,唐剑锋、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管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吴全宏、福州仓山商管招商营运副总经理肖养鑫三人分别明确被点出其在福州区域任总经理、福州仓山商管总经理和福州仓山商管招商运营副总经理职位时“以权谋私”,在查询履历资料发现,此次涉事的陈凌峰,在2013年也曾担任万达福建泉州万达广场商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一职,此后被升调万达商管总部。

  唐剑锋、陈凌峰的手机处于停机状态。7月13日,福建仓山万达广场证实肖养鑫已经离职,万达上海松江商管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史中已于此前一周离职,但对于他们离职原因,上述工作人员均以“公司纪律”为由拒绝透露。

  万达牡丹江项目公司涉贪腐5人,其中涉及外包公司人员1名,是万达贪腐事件中内外勾结的典型。此次涉事的外部员工是万达牡丹江项目总包单位中建一局项目经理肖丰,审计报告指出,万达牡丹江项目公司总经理荣从桥、另三位项目公司副总经理,与肖丰相互勾结,通过中建一局变更项目图纸虚增工作量,套现450万元。

  万达牡丹江项目公司工作人员证实上述4名万达牡丹江项目公司高管均已离职。同时,上述工作人员以“公司内部纪律”为由拒绝回答离职原因。

  此外,万达西安项目公司工程副总经理许振营也被指“索贿、随意以各种名义罚款并私设小金库”。

  按照审计通报给出的处理意见,17名涉案的万达员工均被解除劳动合同,情节严重的1人已经被立案,1人已经移交司法,6人将被 “视情况移交司法”处理。肖丰被列入万达黑名单,万达集团要求中建一局承担违规套现金额的双倍违约金900万元,并要求中建一局立即全面整改。

  上述17名万达员工的名字出现在万达官网公示的“解除劳动关系人员名单”中,尽管官网无法直接浏览具体信息,但通过搜索引擎检索,上述人员的姓名、原职务及解聘等信息与前述文件中的信息完全一致。

  万达集团于1988年创立,2017年位列《财富》世界500强企业第380名。主要经营范围涉及商业地产、高级酒店、连锁百货、文化旅游,遍布全国大中型城市的万达广场、万达影院等均是万达集团旗下重点产业。

  万达集团规模庞大,机构繁杂,主要实行的是集权式管理体制,但是董事长王健林不可能也无法做到事无巨细,那么他主要管什么呢?王健林董事长曾在一次演讲中特别指出:万达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审计队伍,我个人在集团不分管具体业务,唯一管的部门就是审计部。也就是说万达内审部门是王健林唯一直管的部门,在万达,审计计划、审计问题、审计结论、审计建议都要直接向王健林本人汇报,审计相对独立,审计自身没有业务,没有利益相关,不受任何人干扰。审计与独立性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万达的内部审计因而得以发挥应有的作用。由于王健林本人军人出身的缘故,万达的奖罚体制分明,一旦发现内部舞弊问题绝对严惩,这大大增加了内部人舞弊的成本。2015年7月流出的一份万达内部审计通报就显示当年内部反腐共处理18人,且全部为总部和地方公司的高管,其中情节严重的还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内部审计相对于外部审计来说更加了解公司的情况和熟悉公司的制度,因此更容易发现隐藏的内部问题,能够在问题发生时就采取措施减少或者追回损失,其实这也是增加企业价值的表现。

  当然,万达的审计制度也有需要更加完善的地方。目前在万达内部被称为“民间中纪委”的内审部门是由高茜领导的几十个人的团队,他们需要监管10多万的万达人,工作量很大,可以考虑将一些副线业务审计外包出去,内部审计集中于集团的核心业务审计和核心部门控制,同时也可以多利用外部审计的审计成果提高工作效率。此外万达的内部审计虽然严格,但是往往都是事后审计发现问题,尽管也可以减少损失,却不如事前事中来得高效,加强前期风险管理工作,改善公司治理结构,充分发挥监事会独立董事的作用等都会让企业的内部舞弊问题消失于萌芽之中,既减轻了内审部门负担,又能防止企业财富被侵蚀。

  内部审计是确保会计信息真实公允的第一道闸门,但是很多企业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往往呈现出内部审计边缘化的特点。学习君期望看到内审在越来越多的企业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以前提到企业反腐,人们往往会想到国企,而忽略了民企。其实,近年来民企腐败并不少见。

  民企有自己的痛点和苦楚。比如民企高管多是自己家人或是从创业开始一起摸爬滚打的兄弟,很难下得去手,能下得去手也会有舆论和道德上的巨大压力。其次,民企的壮大往往从原罪开始,当主政者被贪腐者抓了小辫子,对高管贪腐下手就成了双刃剑,一发力,既会伤着别人,也会伤着自己。

  毫无疑问,我国反腐败的主要对象是政府官员,但是也不能忽视社会中非官方组织和企业中的腐败,包括非公有制经济实体中的腐败。民企腐败可以分为两类,即“作为企业家的腐败”和“企业内部的腐败”。其中“作为企业家的腐败”是指企业高管在处理企业外部事务时出现的腐败,除了诈欺等经济犯罪行为外,主要犯罪形式是“花钱买市场”,也就是行贿犯罪;而“企业内部的腐败”则包括各种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财产或收受贿赂的行为。

  “官贪”是腐败,“民贪”也是腐败。有人以为,民企都是私人的钱财,因此不存在腐败问题。这是一种误解。虽然民企属于私人所有,但是其运行也在社会之中,也会与企业外部的社会组织和个人发生各种各样的关系,因此企业的行为并不完全是私人性质的活动。特别是在规模较大的民营企业中,所有权与经营管理权处于分离状态,一些经营管理人员受个人私欲及社会不良风气影响,在工程建设、物资采购、业务外包、财产管理、职务消费等环节中,挪用资金、私分资产、贪污钱款、收受贿赂等现象时有所见,既损害了企业利益,也败坏了社会风气。

  客观地说,中国的民营企业尚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内部的管理制度和监督机制还不够完善,经营管理人员的法制观念和自我约束能力在整体上也不如国家公务员,因此在面对诱惑和机会时很难把持自我,甚至会“组团腐败”。在这种环境中,劣币就会驱逐良币,那些原本清白的要么同流合污,要么退出离去。而且,腐败还会蔓延到社会的其它领域,形成对社会环境的污染。

  自2016年下半年起,反贪风暴席卷了互联网企业。以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相继自曝内部腐败事件,涉及人数之多、反腐公开程度之高,较以往都罕见。

  而对于企业内部的贪腐,马云、刘强东、王健林和任正非等大佬是恨得咬牙切齿。

  刘强东也在采访中称,“如果公司怀疑你贪了10万块钱,就算花1000万调查取证,也要把你给查出来。虽然贪污腐败的员工是凤毛麟角,但我哪怕们一年只抓一个人,我就要投入3个人的力量。别说几万块钱,几千块钱,就是你敢拿一分钱我也一定把你开掉,我不会跟你讲任何感情,我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王健林眼里揉不得沙子,在万达也是人尽皆知。他一直以强化审计的方式阻击内部贪腐。有说法称,在万达审计部门权力甚高,如集团审计人员经王健林授权到地方公司查账时,地方负责人需立即交出账本。

  任正非对腐败也是零容忍的,他曾经强调,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华为公司前进,唯一能阻挡的,就是内部腐败。

  而对于贪腐这个企业内部的暗疮,各大企业也都逐步建立起相对完善的应对措施,今天学习君就来为大家盘点一下这些企业都是如何“壮士断腕”的。

  淘宝早就明确公布了对涉嫌不正当行为网商的处罚处理方式,对于试图通过各种手段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会员网商,“一经举报或查实,将一律永久关店,并视情况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其法律责任”。

  阿里于2009年成立的廉政部,主要职责就是调查内部是否存在违反纪律的情况。而在阿里系内部,还运行着一部《阿里巴巴集团商业行为准则》,该准则对财务利益、关联交易甚至接受礼品、款待等都作了详细规定,每个新员工在入职时都必须同时签订这个准则。

  对于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受贿上百万元的员工,阿里处理起来绝不手软;另一方面,对于程序员编写脚本“秒杀”月饼这一类的“小事”也是铁面无情,这有些出乎外界的意料。

  这一事件曾引发舆论极大的关注,对于“秒到”月饼的员工进行劝退是否处罚太过严重成为舆论争议的焦点。但阿里则表示,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安全部工作人员作为平台规则的捍卫者,使用工具作弊触及了诚信红线,对其他员工造成了福利分配的不公正。

  而马云这种“不遮丑”的做法,对腐败分子无疑是一种巨大的震慑,能有效保障企业高效、透明运作。

  百度专为其内部反贪行动取了一个名字——“阳光职场”行动。2016年5月,百度通过一封《打造阳光职场 做简单可依赖的百度人》的内部邮件,向全体员工通报了 “阳光职场”行动查处的7起涉嫌内部贪腐的事件。在此之前,百度还发起过两次声势浩大的反腐行动,分别在2014年和2012年。

  百度的纠察部门名为“职业道德建设部”。部门的核心成员均为从事过企业内审、检察官、警察等职业的专业人士,具有高度独立性。在进行腐败案件调查时,“职业道德建设部”不必经过相关业务部门领导即可直接展开调查,直接向最高管理层汇报工作。

  在2016年双十一“猫狗大战”前一周,京东集团打出了反腐重拳。10月24日,京东集团通过内部网站和“廉洁京东”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反腐内部公告》,将过去一段时间查处的10起内部腐败案件集中进行了实名公布,这是京东首次实名对外公开内部腐败事件。

  2016年12月,京东宣布再次升级诚信体系建设,设立每年1000万元反腐奖励专项基金,用于对举报违规行为并查实的举报个人或举报单位进行5000元至1000万元人民币不等的高额奖励。

  据称,能进入京东反腐部门的员工都经过了严格的背景审查,并且不少员工之前都从事过公安、反贪以及其他经过专业训练的专职调查人员。

  同时,京东还开辟有多种形式的举报渠道,如“廉洁京东”公众号后台、反腐举报电话、以及廉洁京东的网站。

  在腾讯,有六条必须遵守的“高压线”。每一位腾讯员工在入职的第一天,都会被告知这六条高压线。一旦违反,轻则免职,重则移交司法机关。

  而与阿里巴巴和百度相比,腾讯反腐最大的特点就是腹黑,即便员工离职也不肯放弃,不将贪腐员工送上法庭绝不善罢甘休。其中,前腾讯公司总裁助理刘春宁、前腾讯网络媒体拓展部和在线视频部总监岳雨均遭腾讯“千里追凶”。对此,曾有媒体人笑称:“腾讯有着天蝎座有仇必报的天性。”

  当谈及当前的反腐与政商关系时,王健林曾表示,“民营企业毫无疑问迎来了又一个春天”,这与这两年的大力反腐密切相关。

  很显然,企业反腐势在必行,但在万达集团“由重转轻”进行转型的关键节点,已过花甲之年的万达董事长王健林正试图尝试更柔软和高明的方法。

上一篇: 石家庄交警公布5部投诉电话 听取群众建议     下一篇: 新闻源 财富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