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集团新闻

能源参考:丰田首次明确在华新能源车发展路线图(二

  钢铁产业链可说是进入一种“轮跌”的行情,建筑钢价与矿价轮番大跌,线元;进口现货矿的吨价周跌幅也达到13美元。“这种跌幅让人吃惊”。据国内知名钢铁现货交易平台“西本新干线”提供的最新市场报告,目前国内钢市可说是“笼罩”在一片恐慌氛围当中。

  据机构监测,上海建筑钢市在多重利空的打压之下,出现了“去年下半年以来最大一波周跌幅”,线元,螺纹钢吨价跌幅也接近200元。截至21日,西本指数报在每吨4350元的价位上,一周下跌170元。目前,沪上优质品二级螺纹钢代表规格的吨价调整至4250元,一周下跌180元;沪上优质品三级螺纹钢报价调整至每吨4480元,一周下跌140元。不少市场人士都说,钢价出现了少见的大跌,市场恐慌气氛在蔓延。

  分析此次钢价大跌的“直接导火索”,可以说来自上游原材料价格的大幅走低。国际矿商“主动”下调四季度的协议矿价;作为建筑钢最直接的“原料指标”的钢坯价格,一周内每吨更是暴跌了450元,“这都对钢材市场的走势形成重大的利空”。目前,河北地区国产铁精粉价格加速下跌,在钢材市场走势持续疲软的情况下,钢厂一般不敢大量采购铁精粉,库存水平普遍较低。进口现货矿价也是大幅下跌,目前63.5%品位的印度粉矿报价在每吨155美元左右,一周下跌13美元。在进口矿价连续大幅下跌之后,有些贸易商已不再对外报价,以观望为主,现货成交“几乎为零”。矿山企业在“日益变冷”的市场面前,也被迫采取“薄利多销”的策略。(新华网)

  国庆节刚过,国内一家钢铁厂常驻香港的铁矿石进口业务人员周林(化名)就感受到市场的冷清。而随着天气继续转凉,铁矿石市场同样是秋风萧瑟,呈现一派肃杀之气。

  首先是价格急速下跌。国庆节前后铁矿石现货价格还有将近180美元/吨,但节后每天每吨以1美元~2美元的速度下跌,最近的数据是150美元/吨。据“我的钢铁网”统计,截至21日,全国港口库存为9222万吨。 以存放港口的铁矿石每吨下跌30美元估算,这些存货的跌价可能会达到170亿元人民币。

  最近淡水河谷主动降价15美元/吨,成为热点新闻。不过在周林看来却非如此,“淡水河谷并不是主动下调协议价格,而是因为国内钢厂强烈要求。”实际上,在欧债危机阴云笼罩,欧洲对铁矿石需求疲软的情况下,国内的钢铁行业也好不到哪里去,需求减少、钢价下跌。可见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联动效应,淡水河谷只不过是顺势而为。

  其次是交易情况不乐观。虽然是在力拓与必和必拓也跟着降价的情况下,周林仍表示:“我们谁的都不会买。”一方面是因为钢价下跌,钢厂无利可图,所以不断有工厂停产检修;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业内人士判断铁矿石价格还会跌,但都不知道跌到哪里,钢厂也在等一个相对稳定的价位。“我的钢铁网”将铁矿石交易活跃度评为“低”。

  事实上,即使不再采购,储存在港口的铁矿石也够中国钢厂用上一段时间。周林说,大型钢厂储存的铁矿石够用3个月时间,小型钢厂一般够用1个月左右,目前钢厂都在使用库存进行生产。“我的钢铁网”副总裁贾良群表示,之前做过调查,钢厂囤放在港口的铁矿石占60%~70%,剩下的则来自贸易商。“我的钢铁网”统计,截至14日,根据其对55家中小型钢厂的铁矿石库存的统计,库存成本为每吨1445元~1455元。钢铁厂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消化这些高价矿,这种跌价还可能会反映在上市公司的报表中。(证券时报网)

  相对于大众汽车、通用汽车在中国市场的激进策略,丰田汽车在中国的发展步伐一直相对保守。不过,丰田正希望通过在常熟投资的全球最大汽车研发中心改变这一现状。

  虽然丰田也首次明确了在华新能源车发展路线图,但丰田在中国新能源汽车推进方面的缓慢,已经招来国家发改委的微词。

  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副司长陈建国在当日的发言中讲到,丰田汽车拥有先进的新能源车技术,却对一汽丰田和广州丰田两家在华合资企业研发新能源车技术支援不够。

  “国家有关部门曾在2009年要求汽车骨干企业要拥有通过认证的新能源汽车,但是广汽丰田(微博)和一汽丰田却没有实现新能源汽车的开发,丰田汽车没有在关键时候拉兄弟一把。丰田汽车的两家合作伙伴在拥有新能源汽车环节落后,希望未来在市场的投放量能够达到第一。”陈建国表示。

  常熟研发中心是丰田汽车研发体系中全球规模最大的研发中心,投资6.89亿美元。

  在丰田汽车看来,不管是插电式混合动力车还是纯电动车以及燃料电池车,混合动力技术都是上述战略型新能源汽车共通的技术。由于丰田的混合动力系统可以利用蓄电池中的电能驱动电机,实现纯电动模式行驶,而有了这些混合动力核心组件(电池、电机等)的基础,混合动力技术可以相对容易地实现向外插充电式混合动力车、电动车和燃料电池车的延展。(第一财经日报)

  10月22日,面对坊间资金短缺的传言,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称,融资是次要的,“三一重工在H股上市的主要目的,是想借助香港的平台辐射全球,打造三一重工的国际化品牌”。

  而此前,三一重工集团副总裁黎中银也在香港称,公司不缺钱,“但不排除未来因重大项目产生融资需要,重回资本市场的可能性”。

  不过,10月19日,三一集团却对外发行24亿元中期票据,这是继5月发行19亿元中期票据之后,三一重工再次发债。此前三一重工的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存货达到78亿元,比去年年底增长37.2%。

  一边是高速的市场扩展和2015年三一集团总销售额要达3500亿元的目标,一边是半年报同比增长37.2%的存货(78亿元)和发行的24亿元的中期票据,到底哪一个,才是更真实的三一?(国际金融报)

  10月10日晚,甘肃酒泉。华锐风电甘肃子公司生产厂区发生事故,千吨履带式起重机在作业中突然倾倒,造成5死1伤的惨剧。工程承包方为宁夏天信建设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该起重机为中联重科生产。这起涉及两家上市公司的重大伤亡事故备受关注。

  “不管这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方是谁,都反映出工程机械行业恶性竞争带来的隐患。”工程机械行业协会一名专家对《投资者报》直言,中联重科这起履带式起重机的断裂事故,应当引起国内工程机械行业对恶性竞争的重视与反思。

  据其介绍,大吨位履带式起重机目前全球仅德国、日本和中国等少数几个国家有设计制造能力。我国也仅有中联重科等少数企业有能力设计制造。而且国内生产大吨位履带式起重机的历史并不长。

  自三一重工2006年研制出中国首台大吨位400吨履带式起重机后,中联重科等企业也开始跟进冲刺高吨位。中联重科1000吨履带吊项目从2007年12月开始进行市场调研,2008年3月正式立项,2008年10月完成技术资料设计,2009年9月试制产品装配完成。

  国内现在能够制造千吨级大吨位履带式起重机的厂家只有三一重工、徐工机械、中联重科、抚挖重工四家。履带式起重机在工程机械行业中的市场容量较小,而超大吨位产品需求则更小,但各家企业都纷纷宣布自己具有生产大吨位产品的能力,并且吨位不断刷新,以此吸引市场。

  目前,三一重工履带式起重机的最大起重量3600吨,中联重科也研制出了3200吨履带起重机;徐工则研制出了2000吨履带起重机。但这些数千吨位的履带式起重机目前并无产品投向市场,不过是在争相显示研发实力。

  与此对应的一个事实是,此次断裂的机器是中联重科目前交投市场的第一台千吨级履带式起重机。

  三一重工一名经销商接受《投资者报》采访时就表示,除履带式起重机外,国内工程机械行业很多企业都在多个产品领域争创标杆,三一重工近年不断推出“行业第一”的产品,中联重科也多次在三一重工之后推出“破纪录”产品。“但这类标杆产品的实际应用和销售都寥寥无几。”(投资者报)

上一篇: 透视金融危机下的报刊广告     下一篇: 网信集团陈文:普惠金融助力中国实体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