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仕娱乐场39

内地音乐节,“二八”投资定律已现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04日

 

音乐节是个舶来品,在唱片业被普遍唱衰的今天,它在海外的生命力逆天,在国内的魅力也急剧攀升,且越来越受资本青睐。然而,就像许多面临“二成赚钱,八成赔钱”的产业一样,音乐节也暴露出种种问题,需闭门自省后才能重新上路。

 

 

爆发式增长的音乐节数量

 
 

新世纪伊始,国内音乐节终于走上舞台。2000年,北京迷笛音乐学校校长张帆自掏腰包5万元在学校礼堂办了一场演出,吸引了1000多人前来观看,那是后来备受中国乐迷推崇的迷笛音乐节的雏形。2003年迷笛音乐节走出校园,3年后,其商业化尝试成功,迷笛音乐节实现收支平衡。经历10余年发展,目前迷笛音乐节官方微博“粉丝”已超13万人次。

迷笛音乐节.jpg

迷笛音乐节

2009年5月,另一个日后大名鼎鼎的音乐节品牌横空出世,摩登天空主办的第一届“草莓音乐节”在北京通州亮相。2013年,恒大音乐旗下的星光音乐节,用短短3个月的时间,便走过包括北京、上海、长沙在内的20座城市,两年内举办了58场,快速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至此,三足鼎立的格局初具雏形。

草莓音乐节.jpg

星光音乐节.jpg

上图:草莓音乐节

下图:星光音乐节

此后,北山音乐节、张北草原音乐节、上海风暴音乐节、长城电子音乐节……大大小小的音乐节呈现了爆发式增长,也吸引越来越多渴望释放身心的年轻人前去追捧。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2017上半年已举办及已公布的音乐节数量近80台。业内预计,按照暑期和大长假等对音乐节消费的拉动力,今年音乐节数量预计将增至300台左右。

 

 

 

资本加码验证音乐节效应

 
 

 

对于一场音乐节来说,赚门票钱是最基本的商业模式,更重要的则是赞助费和广告费。音乐节是天然的商业植入入口,看现场的各种企业摊位就知道了。类似于电影,音乐节还有一些衍生收入,比如主题休闲娱乐区,包括美食长廊、家庭乐队、篝火晚会、创意市集、星空露营等,或者衍生产品的开发如T恤、海报、DVD等。

音乐节的赞助商类别不一而足,包括地产、汽车、通讯、服装、化妆品、饮品以及不少互联网公司,比如豆瓣、人人网、虾米音乐、陌陌、高德等。音乐节的国际赞助商也越来越多,如与长江国际音乐节合作的品牌就包括奥迪和宝马。

除了投资这些音乐、文化公司,资本方也会和企业一起主办音乐节。2016年8月,IDG中国媒体基金联合主办了山谷民谣音乐节。同年9月17日,新工场、达晨创投、集结号资本、青山资本参与的亚杰国际创业音乐节在北京科技大学上演。投资方中也有不少地方机构的身影。比如,2014年,深圳至尊文化成为深圳乐杜鹃音乐节的投资方之一,他们不仅参与到投资中,更是乐杜鹃音乐节的全程演艺制作单位,在演出超出预算时仍不断地追加投资,斥巨资打造深圳本土的首个大型户外音乐品牌。

据《尼尔森中国音乐360》报告显示,对比中美两国经济水平相等的消费者,中国消费者听音乐和参与的积极性并不比美国消费者低。报告认为,市场上的资本都在为中国的文化类消费趋势蠢蠢欲动。

盛世投资张洋认为,文化是一个有影响力的行业,文化自信是国民崛起的重要一环,这个领域资本很看重。普华永道的投资报告则说,从长远来看,现场音乐是未来的重点产业之一。

 

 

 

“二八定律”促音乐界反思

 
 

 

2010年,“长江迷笛音乐节”入驻江苏省镇江市。当年,因演出当天常常阴雨连绵,当地百姓仅靠4日内卖雨靴的收益就超出了他们年收益的50%。然而,2012年的成都大爱音乐节,6000万元的高投入只换来300万元的惨淡票房,亏损了5000多万元。

两组截然不同的数据迄今又如何演化呢?即使是以巡演和赞助模式著称业界,在2013年又获得亿元级别赞助费的恒大星光节,在成本快速增长和品牌效应减低的情况下,盈利能力也开始下滑。2014年,其举办的26场演出为恒大文化产业集团带来了4491万元收入,但仍未能覆盖成本,毛利率为负的6.75%。

客观上看,横向比较,欧洲音乐节的数量高达1000台,我国音乐节数量还很有限。美国音乐节年均吸引3000万观众,欧洲音乐节年均收入百亿英镑,似乎中国音乐节市场的展望空间还很巨大。但业内人士表示,音乐节的盈利状况同样遵循“二八定律”,目前盈利的还不到15%。

知名音乐节的创始人们虽然认可互联网和资本等的推动作用,但也保持了相当的警惕。迷笛音乐节创始人张帆、简单生活节制作人贾敏恕、爵士上海音乐节创办人任宇清、热波音乐节创始人李岱等人,曾就“中国音乐节的2.0时代是否已经来临”这一主题进行了讨论,结论是中国的音乐节刚进入起步阶段。

任宇清用卖包子来比喻音乐节快速扩张的泡沫化倾向,“卖包子卖好了,这条街上都开始卖包子。”演出阵容重合、运营模式不稳定、品牌定位不清晰等问题成为大部分音乐节的通病,音乐节的差异化发展迫在眉睫。

投资能给音乐节带来什么?一个直观的表现是,充沛的资金令曾经捉襟见肘的音乐节变得大手大脚,所以张帆批评道:“投资进来,抬高了制作成本,这是在破坏生态。”

他的论点得到行业较多认可。资料显示,如今举办万人以下的小型音乐节,单日成本在200万元左右,而万人以上的大型音乐节,单日成本则需500万元左右。在成本构成中,除了场地租金、舞台声光电、安保、人力费用外,艺人的演出费用以及吃住支出能占据成本的60%。有些音乐节举办3天就能花掉3000万至5000万元,艺人支出占据了很大比例。

热波音乐节创始人李岱说:“引入资本需要格外小心,音乐节是我们的梦想,但资本是来搭车赚钱的。你跟资本目标需要一致才行,99%的资本与音乐节本身的目标是不一致的。”

(来源:中国文化报)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
 
本站明仕亚洲注册,明仕娱乐官网最新版——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