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仕娱乐场39

民谣、嘻哈、爵士……小众音乐节的“奋起直追”

发布日期:2016年06月22日

6月10日晚,灯火通明的舞台突然陷入黑暗。这黑暗打通了舞台上下,让原本的观众和表演者变成了共同的经历者。台下的迷弟迷妹生怕见不到接下来该上场的偶像,齐声呼喊着“赵雷!赵雷!”,台上的马条说:“不管你们喊的是赵雷还是马条,你们喊的都是音乐。”

这是一场因为发电机故障导致的演出事故,是举办了第四年的瓜洲音乐节。从2013年开始,扬州政府通过举办音乐节来拉动当地的旅游经济发展,到了今年,瓜洲音乐节得到了十三月的投资,正式成为“民谣在路上”的落地音乐节。

 

小众对用户体验要求更高

瓜洲音乐节举办地在介于扬州和镇江之间的润扬森林公园,距离扬州城区半小时车程。这里有露营、房车、树屋等等户外居住设施,可以说是一个非常适合音乐节的场地。十三月的CEO卢中强说道:“我们也是找了很久才找到这么一个地方,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

为什么要强调基础设施环境?对于户外音乐节来说,地理位置、基础设施都直接影响到了消费者的用户体验。不少音乐节因为在这些方面做的不充分,让消费者甚至忽略了音乐节的其他优势而狂轰乱炸般的吐槽。

2016年瓜洲音乐节参与露营总数约1000多人,出租600顶帐篷,127辆房车全满,露营几乎成了年轻人参与音乐节的重要环节之一,配套的移动卫生间和固定卫生间覆盖了整个园区的需求。“我们这次避过了草莓音乐节所有被吐槽的点。”在音乐节结束后十三月的一位投资人说道。

深夜里的萤火虫和清晨敲门讨食的鸟,是身居高楼大厦的年轻人难以想象的体验,超过70%的绿化率也营造了舒适的夏日度假环境。所以在瓜洲音乐节能看到清晨洗漱区恩爱的情侣,和中午树荫下聊天的一家老小。

这一次的瓜洲音乐节,不仅仅有传统音乐节的舞台表演,还特别设立了“大冰的小屋”,将那个远在云南的环境简化后搬到扬州。这种IP的迁移,可以说是瓜洲音乐节的特色之一,吸引了大量对那个地方充满向往的少男少女。

不过因为小屋是帐篷搭建,随着人越来越多空气也变得闷热,有个女孩甚至中暑被抬了出去,但这并不能影响小屋中年轻躁动的心,和在房子中央被扫动的和弦。“我太喜欢大冰了,跟他拍了合照超级高兴。”

而除了“大冰的小屋”和陈鸿宇的“众乐纪”,瓜洲音乐节也引入了一些新的活动,尝试结合更多的玩法来丰满音乐节的概念,比如“创投·音乐”文创论坛,和最近各平台网红台前台后的现场直播。

“其实音乐节在完善了阵容、音响、吃住行等等用户体验之后,就是去丰满它。我们的创投论坛吸引了很多知名投资人来为扬州文创产业把脉,英诺天使基金投资人王晟也组了支乐队老帮菜在我们舞台上演出。而且那些网红直播据说也做得很不错,他们在后台都玩得特别开心。我觉得未来音乐节还可以添加很多生态的东西,非常有想象力。”卢中强介绍道。

 

小众也有群众基础

当然,瓜洲音乐节3.8万左右的首日客流量,不仅因为好的休闲环境,当夜幕降临,主舞台上的民谣歌手一样可以打动全场高声合唱。一个带着小孩的母亲说道:“我是带着孩子过来玩玩,因为(我们)就在扬州市里,而且也听说是民谣音乐节,我很喜欢老狼。”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舞台下男孩的声音甚至盖过了音响,一个女孩红着眼眶蹲了下去。有人说民谣更容易击中普通人内心深处的情感,也因此,虽然民谣仍属于小众音乐范畴,却早已拥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大冰2015年的书《阿弥陀佛么么哒》销量达到百万级,一次校园签售时间长达6个小时,在校外的签售也往往能持续3个小时。民谣与诗公众号头条阅读量均破万,民谣与诗FM订阅量也达到1.1万人,其创始人王小欢也成为了民谣领域的KOL

多年来一直围绕“民谣”展开项目的十三月,也希望自己可以直接与“民谣”两个字产生直接的联系,所以在今年将“民谣在路上”落地。关于民谣音乐节的优势,卢中强介绍道:“首先,民谣艺人的票房非常好,我们多年来的积累,发现民谣音乐人都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其次民谣的新人非常多,通过大冰和众乐纪,可以不停的挖掘到新的音乐人,让音乐节一直有新鲜血液;最后我们有着非常丰富的民谣活动经验。”

这一次瓜洲音乐节票房150万,共售出1.5万张票,其中通过民谣在路上公众号售出了4300张,这是一个让十三月比较满意的成绩。在自媒体发展的时代,卢中强非常看重直接触达目标受众的渠道。“我希望把渠道做到极致,未来《民谣在路上》大电影的宣发也会再次让渠道有一个相对的爆发。”

 

小众音乐的商业化可行性

现在,尽管行业内对音乐节的态度都日趋冷静,不过小众音乐也都已经做好了进入音乐节市场的准备。除了今年的民谣音乐节,在做了长期的演出积累后,嘻哈音乐的厂牌也都对此摩拳擦掌,意图在今明两年打造Hip-Hop音乐节。

力推嘻哈音乐的后青年厂牌创始人黄木佳发现,嘻哈音乐的市场已经逐渐成型,他表示:“我们后青年旗下的Hip-Hop厂牌近来接到了很多商业合作,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可以接触到嘻哈这种文化,我们在最近的演出中发现90后和95后的观众最多,也出现过不少00后的中学生来买票看演出。所以计划在今年推出Hip-Hop音乐节。”

黄木佳分析国内的音乐节场地成本比较低,艺人的出场费虚高,不过国外乐队的实力很强,出场费也不高,所以从乐迷角度考虑,也可以从国外引进来解决这个成本问题。并且因为嘻哈本身并不局限于说唱音乐,还有街舞、DJ、涂鸦,因此可以把音乐节做成一个综合的娱乐节日。

其他的小众音乐节还有在中国发展了多年的“爵士上海音乐节”、“九门国际爵士音乐周”,这都侧面证明了小众音乐商业化的可行性。在这个强调细分的时代,小众音乐将会拥有粘性更强的消费型粉丝,主流不再只是音乐行业的唯一选择。

同时,随着小众音乐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平台、资本都开始关注到小众音乐的领域,在演出、平台、内容都逐渐完善之后,小众音乐将可能全面的爆发。“小众音乐其实在未来有不小的想象空间,很多目前在国内看是小众音乐,但在国外都是主流。随着网络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能接触到小众音乐,我很看好目前的小众音乐文化。”黄木佳说道。

(来源:中国音乐财经CMBN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
 
本站明仕亚洲注册,明仕娱乐官网最新版——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