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仕娱乐场39

“表演艺术新天地”:在商业中心看世界戏剧

发布日期:2016年06月20日
 
 

6月6日到19日,两周时间里,在上海黄浦区新天地商区,有来自世界各地的16个剧目、170多场演出轮番上演。

不同于此前国内各戏剧季、戏剧节主要在剧场搬演的状况,这场名为“表演艺术新天地”的艺术节,突破了演出形态与演出空间的界限:包括新马戏、舞蹈剧场、默剧、多媒体音乐绘画、咖啡剧、环境戏剧、浸没式戏剧、行动剧场等在内的多种表演形态,在咖啡馆、餐厅、酒吧、博物馆、广场、帐篷剧场……甚至街头路边,随时开张。

 

 

 

 

16场戏,“一戏一格”

 

 

如果这两周你刚巧经过上海新天地,很有可能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外国人,头戴礼帽,斜挎扩音器,手举导游常用的小三角旗,带一群中国游客在翻修的石库门建筑里走街串巷。

这个有点奇特的画面,其实是英国行动剧场《终极导览》(Tour of All Tours)的表演现场。在作品中,行为艺术家比尔·爱奇森(Bill Aitchison)化身“导游”,带观众走入他们熟悉的日常空间,发掘不一样的面向。

他的导览,不是“这栋房子建于某某年,那所建筑曾经是谁的官邸”,而是专找一些大家很少留意的边边角角,从中引出你不知道的关于上海的种种导览故事。

比如,他会带你走到一栋老房子门口,煞有介事向你介绍,在上海,有外国人专门组织“鬼魂之旅”,组团前往著名的闹鬼老宅,还会有一个眼神似乎能穿透到你背后的“通灵”导游,绘声绘色地讲述鬼故事。

如此,他串起六七段有趣经历,比如,文庙之旅、观光巴士之旅、保时捷之旅、犹太人避难博物馆之旅……在形形色色对上海的描述中,观众可以自行拼出这个城市多元、丰富、复杂的面貌,以及不同视角下对它的理解、诠释乃至误读。

最有趣的是,他还下载了BBC关于上海旅游的导览音频,按照其中介绍的路线走了一遭,结果大失所望。“音频名字叫The Real Shanghai,但我感觉这是离‘真实上海’最遥远的一个导览。它基本就是在告诉你,‘我们在一百多年前来这里做了什么’。”

另一场表演《你听·新娘》在咖啡馆进行。每位观众会领到一只耳机,无需起身、走动,只要继续坐着享用食物饮品,同时聆听耳机里传出的对白,就可以了解这个其实正在邻桌发生的故事。

还有在种有植物的室内餐厅里展开的英国小歌剧《花园》,在石库门老房子里举行的浸没式戏剧《茱莉小姐》,在广场一角搭起舞台就开演的澳大利亚新马戏《简单空间》,在老建筑外立面通过投影展示的绚丽影音秀……

按照策展人水晶的说法,16场戏,“一戏一格”,观众可以充分领略到不同的风格,感受前所未有的表演空间、观演关系、演出形式的突破。

 

英国行动剧场《终极导览》_副本.jpg

英国行动剧场《终极导览》

 

 

 

这个方案更像一个梦

 

 

“我把演出方案扔出去的时候,说实话,真没指望他们会接受。它不像一个方案,更像一个梦。”水晶在此次“策展人手记”中写道。

她介绍,这次与新天地的合作缘起于2015年西溪国际艺术节。那次的开幕演出是来自法国的物件创意剧《牧神午后》,剧中,表演者将不同颜色的塑料袋剪切、粘合,塑造出一个个“芭蕾舞者”,在室内风扇制造的气流中冲撞、分离、舞蹈。演出不在正式的剧场发生,而是选在西溪湿地一家酒店的书吧,营造出别具一格的效果。

台下观众里有专程来观摩的上海黄浦区官员,演出一结束,他们即找到为西溪国际艺术节担任顾问的策展人水晶与制作人袁鸿,希望他们能为上海新天地量身打造出类似的艺术活动。

两个月后,袁鸿与水晶在英国爱丁堡戏剧节看戏,“趁着看了80多个戏的‘宿醉感’,推了一个方案给新天地”。水晶说,“我把这些年来所有我看过并想做的,但在正常剧场里难以实现的,或是完全没有办法通过卖票来达成收支平衡的、最爱的作品,统统放了进去。”

这个方案就是目前在新天地商区上演的表演样态。入选剧目绝大部分是中国首演,同时,大部分剧目完全免费,只有其中六个剧目售价100元,以低票价方式吸引观众驻足。

“我们希望让更多观众有机会亲近世界最前沿的表演艺术作品。更重要的是,在这样一个开放形态的商业和社区环境中感受表演艺术,更容易让普通人对这个城市产生深刻的情感,这是在那种常规形态的大剧院看演出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水晶说。

她举例说,比如你在一个咖啡馆坐了两小时,留不下什么印象,但如果你曾经在这里看过一个小的戏剧表演,感受就不一样了。也许以后你还会想起它,这个空间就与你产生了某种关联。

“建立表演与空间之间密不可分的记忆链接,这是我们最希望做到的。”

 

英国·室内小歌剧《花园》.jpg

英国小歌剧《花园》

 

 

 

中国经验与海外观察

 

 

“表演艺术新天地”样式的出现,有赖于袁鸿、水晶这对合作多年的搭档在中国戏剧领域的组织经验和对国外戏剧节的广泛观察。

2001年到2006年,两人创办、组织北京大学生戏剧节,同时运营北京北兵马司剧场。但长期兼顾两件事,精力和财力分散,导致两件事都效果不佳,最终他们决定关掉剧场,专做内容。

此后五年里,他们开始了专业戏剧的制作和大规模的巡演。是他们最早与台湾表演工作坊的导演赖声川合作,将表坊的作品引入大陆,单是明星版《暗恋桃花源》就在大陆、香港、澳门巡演了173场。然而,固定的运营模式和单一剧目,以及国内浮躁的戏剧制作环境,让工作越来越乏味。

水晶曾回忆那时的感受:“明星的演出费高,票价也不得不水涨船高;若由没有知名度的演员担纲,票不好卖,而且这些演员因为有明星的案例在前,所以每个人心里都惦记着去跟影视剧,盼着早日出名,一有影视的活儿就走了。”

2010年开始,机缘巧合,他们与朋友一起将爱丁堡戏剧节的剧目之一《壁虎》引入国内。加之他们每年8月都会去爱丁堡集中看一两百场戏,两人逐渐萌生一个想法,要把那些中小体量的精品戏剧引进回来。20129月,“爱丁堡前沿剧展”由是诞生。

几年间,他们带入国内的剧目,如西班牙默剧《安德鲁与多莉尼》,苏格兰国家剧院的音乐剧《屋中怪兽》、英国动作英雄组合的环境戏剧《看着我倒下》、巴西阿默克剧团的《喀布尔安魂曲》等等,收到热烈反响。

与此同时,袁鸿、水晶也逐渐摸索出合适自己的团队运营方法。简言之,他们不做剧场,只做内容,主攻选戏和策划,带合适的剧目在国内多个城市巡演。

此次“表演艺术新天地”也邀请了“爱丁堡艺穗节”发展规划总监Robyn Jancovich-Brown,英国西区戏剧的制作人Tim Leist,日本东京国际剧场艺术节中国项目负责人小山,德国艺术创作者、经纪人Wolfgang Hoffman,台湾两岸小剧场艺术节行政总监徐昭宇,香港西九文化区管理局表演艺术行政总监茹国烈等艺术工作者,一同参与国际对谈,交流在世界各地主办、组织、参与艺术季的经验与可能的创新心态突破。

各地都有各自因地制宜的特色与历史文化的积淀,相比起来,国内的戏剧节模式尚在起步阶段。除前文提到的几个,国内还有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南锣鼓巷戏剧节、乌镇戏剧节等等,基本都发起于近十年内,仍在慢慢探索的过程中。

作为多个艺术节的发起者、参与者,被问及国内与国外戏剧节究竟存在多大差距时,水晶笑起来:“没法比!”

“但我也没那么大野心,学到一点就做一点,这样我就很满足了。”她说,“有时候反而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就是不要怕,什么都没有也没关系。中国的情况也在变化,比如观众慢慢有了自己买票的习惯,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可能性。”

 

默剧《超越语言》.jpg

捷克默剧《超越语言》

 

 

(来源:财新网)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
 
本站明仕亚洲注册,明仕娱乐官网最新版——返回首页